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迷宫

西部世界第二季完结了,又开始吸康,哇。生化人,仿生人,就很……(开始脑洞)

OOC预警!最近元首力不足!

好了这是今天的配乐

不标序号是因为还没想好要不要继续往下写,不过我觉得你们已经发现了我坑王的属性(理直气壮.jpg)


    徐峻的脑海中常常浮现一个片段,那是杰克进入这个世界后改变的第一个时间点。金发碧眼的小孩站在街上,冷漠地注视着正向他走来的鲁道夫·赫斯。分明应当是第一视角的记忆,却如同第三视角般清晰。

    但事实上,如果他想,他可以变化成任何一个人——从皮肤到骨骼结构。或许这是他思念过去又或者是想偷偷溜出去的副作用?坦白讲,有些时候徐峻迷迷糊糊摸到卫生间,抬眼看到镜中的徐峻——而不是莱因哈特的面孔,他真的会出现一种大梦方醒的错乱感。


    清晨,徐峻凝视着镜中的自己,拿起了剃须刀。崭新的刀片微微反射着光芒——而他的嘴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下一刻,一滴鲜血落在了手上。徐峻停下了动作,转而盯着那一滴血。红色的血迅速地变成了宝蓝色,而后逐渐变得暗淡。徐峻思考了一下,将手背靠近嘴唇,用舌头将那滴鲜血卷进口中。

    他的脑内是有些混乱的,两个世界中他所见到的血液无不是殷红的——仿佛其中包含着生机与活力。话说回来,为什么欧洲的贵族们号称自己是与众不同的蓝血?难道仅仅凭借的是苍白皮肤下若隐若现的蓝色血管?

    他的大脑告诉他,这是一滴非常新鲜的生化人的血——嗯……原来他的身体还有这种功能?他撇了撇嘴,完成了早间清洁工作,他的副官正在门外等待着他。蒂森豪芬一如既往地使用了气味清淡的香水——但他的元首却发现了更多的东西,比如香水的香调,又比如他是在弥漫着柑橘气味的浴室中喷洒的香水,而不是像徐峻一样,简单地喷洒到衣物上。

    虽然徐峻并不想过于探究副官的生活细节,但还是不自觉地勾着嘴角,拍了拍蒂森豪芬的肩膀,夸奖了他的味道非常好闻。

    当然,他也不想探究副官突然红起来的耳朵。


    今天的日程大概只有与魏尔勒将军的会面值得一提。魏尔勒谈到近来出现了很多来历不明的人(体征倒与常人无异)——至少欧洲大陆上为数不少,有的参与革命与战争,有的贪图享乐,虽然也有安静无争的,但这总归是个问题。报告中同样提及了这些外来者常见的“胡言乱语”,这让徐峻感到有些似曾相识——不是他们话语中表达的内容,而是他们的话语中传达的态度。

    “所以我们要如何处理?”魏尔勒抚摸着军帽的边缘,探究地望向元首的眼睛,却被锋利的目光刺中,不得不收回了视线。这时他听到了报告合上的声音,以及有些令人发寒的一句话。

    “很简单,存档以后,榨干他们。”

    徐峻闭上了眼睛,看来要给于尔根加工资——以及要尝一尝这些人的血。


两种生化人的交锋(啥玩意并不是)

评论 ( 24 )
热度 ( 22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