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私设】cp关系理论框架及应用

唔,爱情是具有独占性的,尽管说古代一个男子可以娶很多女人,但是肯定正妻和偏房没有那么那么和谐。
当然我们写的是同人为什么要拿这个例子【我绝没有影射曹总,不,因为后宫虽然有趣但太可怕了x】
爱情和友情的共同点,就是忠诚。可能不是所有友情都涉及忠诚,但是我希望我写的同人,是忠诚的——毕竟要描绘的其实是心中的美好不是?【啧这话真矫情】
至于说来一发这个问题……其实我之前也不是没炖过肉,但是现在想来那时的想法是征服和占有,到现在根本写不出来,平平淡淡也好,君子之交也好,暧昧也好,我只想写老夫老妻【等等】的相处模式嘛……
可能是和写的cp有关系吧,反正越写越觉得自己老了哈哈哈……

墨衣起笔:

这个理论!关于单箭头真有些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因为我有好几个墙头萌的是单箭头,一直觉得是不是有病,太爱吃刀片了。
蒙瑜当中,公瑾心里的洞大概出了伯符无人能填;徐渭单箭头胡宗宪…嗯,部堂只是看中了徐师爷的才能,可文长太久不被人重视了,怀才不遇太久了,他是士为知己者死了。捋一捋感觉好清晰~
想多说一说曹荀。
好像这个理论能解释为什么我更萌曹荀而比较能接受的是曹郭友情向了。
曹操埋在心底想要的是什么呢?在十八路诸侯讨董、陈留起兵及至东郡,曹操愿以“汉故征西将军”为墓铭,这时候他只是想建立一番功业。建立功业又是为毛?联想到曹操阉宦之后的身份,在他初入官场时,是很被当时世家清流看不起的。所以他是渴望得到主流舆论的认同的。与四世三公家世显赫的袁本初少年相交,在同伴的反衬下目测他更会因家世而自卑——所以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种名声,去获得认同。
最起初带给他这种代表着世族认同感的是陈公台(所以曹陈初恋组也挺萌),但好景不长,陈宫因为他杀兖州名士的事,表示认同不了曹操的三观,不仅跑路了,还引狼入室给吕布带路差点端了曹操老巢。
差一点。因为鄄城,守在荀彧手里。
在东郡一穷二白之时,荀彧的投奔,也带给曹操这种被认同的感觉。只是在陈公台背叛之后,令君的认同就更显可贵了。
(这样分析似乎主公自信度打了折?曹操是一个自信的人吗?还是只是看起来自信?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多疑。所以想了想还是觉得主公心里是需要有人来认同他的,无论是士林清议或是青史留名)
如此一来,主公的洞填好了。令君的?
令君无疑是受主公浪漫又现实、狠绝又温情的人格所吸引,这种敬慕是出于选择明主的目光,还有其他的么?
荀彧需要借助曹操来实现自己匡扶汉室的理想。荀彧的性格应该是很果断,迁宗族到冀州说迁就迁,乡里的人不愿意跟也不浪费时间。在冀州看了眼袁绍就走了,毫不犹豫投奔曹操。他决定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他心底有什么隐秘的渴望?这个倒是一时间想不太到,一个世家子弟……唯一联想得到的动机是,他想摆脱父辈的盛名,让天下人提到荀彧不再说“这是荀氏八龙老二的儿子,司空荀爽的侄子”,而仅仅只是荀彧,荀司马,荀令君。
感觉这样看来,心理上,主公更依赖令君一些,而令君相对独立,之后的歧路,倒让令君显得无情了些。


薤露北辰:



这件事的起源,某种意义上是因为我近期特别想写爱情向的青山松柏。
我知道很多小伙伴常年在知己和爱情之间纠结,坦白来讲我是其中之一。
这涉及到一个问题——你是仅仅萌这样一种关系,还是希望他们之间真的有爱情?
我止步于前者很久了,因为要到后者,必须要解决一个问题——什么是爱情。
在我自己的原创文里,我常年采取架构病态的扭曲的人格的方式来刻画感情,把感情直接强行塞进人设里面。
但我不能对历史人物这么做,不能对不属于我的任何角色这么做。


所以当和姬友聊出这个结果的时候,真的有种云开月明的感觉。


茗湘:








首先感谢姬友@薤露北辰 帮助完善理论并提供应用范本。


我不知道打什么tag,就先不打了…… 


 


话说初三时,有一个小伙伴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除了有来一发的欲望之外,爱情和友情到底有啥本质区别?”


当时的出的结论是,没有。


然而我和三次元小伙伴都不愿意接受爱情比友情更高这一设定。


而且用性欲望来区别爱情与友情这个划分体系未免漏洞太多。


对符合性向的个体产生的深厚感情显然不都是爱情。如果都是,你让双性恋怎么办……


 


果然日常怼有利于大脑的发展和思想的健全……


在一次日常怼姬友的小说关系框架的时候,新的体系诡异地诞生了。


朋友是交换,而爱人是需要。


朋友是在已知的需求中相互满足,而爱人是在未知的需求中相互填补。


姬友的论述很棒。


即:朋友可以满足表层意识里已知的需求。


爱人需要互相满足被表层意识所压制的更深层次的自己不敢说出来甚至不知道的需求。


我更喜欢把这种行为称为扣扣子。


 


一个完整的个体有什么他不敢期许的价值可以被另一个完整的个体填补?


如果只有一方扣上了,叫单箭头。


如果双方都扣上了,叫cp。


一般情况下,越是强大锐利无坚不摧的存在,其弱点越深沉,越脆弱。那个不愿意承认的空洞就越深,被填补的需要就越迫切。


于是,需求迫切却不敢奢求被填补,以至于不敢承认这个空洞的存在。一个强大而适合cp的个体出现了~而当另一个个体闯入的他的生命,个体能柔弱能刚强,一场恋爱才算不别扭不矫情。


 


这个框架还可以解决恋爱中主导权问题。


这扣子关乎一个人最隐秘的心事,两边儿都扣上,最是难得的事。


如此就一定有一个深浅之别。


被扣的越深,越容易交付主导权,因为不理智,使得所行皆出此心,失去了主导一段感情的能力。这与性格无关,甚至是越强势的人,越有可能被切中心事而交付主权(嘿嘿~)


被扣得深的人负责的爱的深度。


扣得浅的,可以保证爱的独立性和基本理性。


爱得深的人好写,尤其是强势且深情的人更好写,主导感情的人才难写。


好的主导者,懂得不辜负对方比自己更深的用心,懂得以柔克刚,更懂得维全对方的尊严和彼此的独立性。


这个要求就很高了。


当然会有做不到的,做不到,就会有人撕心裂肺求之不得,就会有人因不能给予而茫然无措,进而偶生怨气,觉得自己何必如此。


如此一切看似难得开解的关系中的心理层面问题,都是合乎逻辑有理可循。


等会儿,我说的不是攻受!!!


攻受是生理问题,主导权是心理问题。


不写滚床单的情况下,攻受是怎么看出来的?


当然,作者会有倾向性。


比如崇尚平等的就会写被主导者,感情上让渡更多的一方为攻,即生理上的主导者以达成平衡。不在意平等或者觉得生理上并不存在主导权的,就会自然而然的让心理和生理的主导权归于一人。


个人倾向于前者。


 


话说一直都觉得写了一篇小说主题思想就是谈了个恋爱这件事特别扯。


两个有趣合理的个体才能谈一段有趣合理的爱情。


人物都塑造不清楚,他们俩是怎么爱上的?


于是产生了对很多cp的质疑。


除了跨时代跨次元玩梗的,那些被实在当真的cp,咋就爱上了?


用这个框架你会发现,当一对cp在理论上成立,这两个个体就离完整,丰富,有趣不远了。不是说不可以拉郎,萌的cp必须有实锤。


而是说,产文的时候,作者应该清楚,他们互相填补了对方什么不曾期许的价值。


本来拉郎的cp,经过作者的完善和脑补,完全可以呈现特别的cp感,使人物和故事真实温暖,符合人性。


 


举两个栗子说说应用层面的问题啊。


 


武狄是一对常见cp,但在不进行再加工时,我会倾向于写成女皇的单箭头。


武则天再经历跌宕起伏风云变幻的斗争后,终于登上了顶峰。她终于可以笑看人心,坐看天下。然而高处不胜寒。她的朋友,敌人,爱人都死了,坐在大殿之上俯瞰墀下臣子,俯瞰山河,像一个滔滔不绝的人忽然住了口,像遍体鳞伤的战士持剑看着成山的尸体,世界安静地只余自己的呼吸。


而狄仁杰,是那个曾见证过一切,却依旧缄默不语的人。


国老聪明,故而不语,坚韧,故而屹立庙堂,依旧为着他的李唐故国奔走。


国老死了,武则天哭朝堂为之一空。是了,狄仁杰死了,都死了。只剩女皇一人了。


狄仁杰于女皇有见证意义,可狄仁杰看上去没有任何只有女皇才能填补的价值。


所以,女皇是单箭头。


 


再如,李杨是传统cp。贵妃爱不爱玄宗,我瞧不出来,但可以看出贵妃对玄宗的意义。


李隆基是难得登上政坛就十分优秀的政治家。做皇帝时已是政坛老手。从第三波宰相任命出现问题之后开始逐渐怠政。在接下来的很多事情之后,想要醉了。开元本来就如美酒,整个大唐沉浸在一种不真实的昂扬中。而贵妃美艳,能歌舞,体君王,娇憨纯净,距离政治不知远了多少。像是迷香,有了贵妃,酒越浓,香越醇,梦更沉。


安史之乱,玄宗像被砸了一锤,陡然清醒,发觉天下已然大变。他决策失误,受人挑拨,临阵杀将又仓皇出逃。玄宗终究是明君,如此一来,知道天下已容不得他继续醉下去。


马嵬兵变,再看贵妃。还是爱的吧,还是会不忍,可是,再见。她必须死。


不仅因为三军将士让她死,还因为,酒该醒了。


这是不是爱情?见仁见智。


 


关于小说的应用,姬友给了很好的应用示范。


http://polaris-dew.lofter.com/post/1cc00b85_ecd0576


 


嘿嘿~


朋友,是相逢此生,不忍失却的幸运。


爱人,是撞进我们的生命,不期而遇的惊喜。


 



评论 ( 2 )
热度 ( 561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