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Des hommes et des dieux\人与神(番外1)

我开始后悔了,完结太早,好多话都没说(呸)

    帝森豪芬本来以为元首只是上床休息了,但没想到这次睡眠持续了这么久。第二天早上拿着日程表站在门外的时候,金发副官还在想着要怎么对付赖床的元首。他敲了敲门,门内没有动静。副官习惯性地推门而入,瞄了一眼床上的人影。或许是睡得比较沉,那就不要使用暴力手段叫醒了。他拉开了窗帘,准备掀起元首的被子——床上的元首却丝毫动静都没有,连往常的扭动和抱怨都没有。

    他心中浮出不详的预感——他推了推元首,没有反应。他的手指颤抖着摸上了元首的脖颈,松了一口气。还好,是活的——但为什么没有反应?副官感到事情重大,于是秘密叫来了魏尔勒和道根。什么,你问伦道夫?先不提他不在柏林,无论在哪这个火药桶岂不是肯定要炸!

    魏尔勒接到电话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帝森豪芬没有具体解释,只是叫他火速前往总理府。他的语气是如此的惶恐,发生了什么?当他推开元首卧室门的时候,他看到了床上的元首与角落里站着的道根。

    魏尔勒先是查看了一下元首的状态,而后将头转向了帝森豪芬。“你叫过医生了吗?”

    金发副官难得窘迫地搓了一下手。“我并没有想好是叫夏里特医院还是党内的医生……”

    “我从奥丁之眼找找吧。”魏尔勒泄了气——这毕竟需要注意到保密的问题……嗯?克里斯滕不是有个好姐妹是军医吗?叫……希尔特?他与帝森豪芬商量了一下,便叫来了克里斯滕和希尔特。

    个子小小的军医上尉带着工具包来到了总理府。克里斯滕安抚着紧张的希尔特,手套掌心的位置几乎已经被打湿了。她从未听过魏尔勒用这种语气说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开始回想奥丁之眼的情报工作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

    元首卧室里站满了人,这给了希尔特极大的压力。她眨了眨蓝眼睛,在魏尔勒的示意下走上前检查了元首的状况。

    “这种脉搏和动眼状态……是吃了什么?”希尔特收起了听诊器,转头看向帝森豪芬。

    “不,没有。”生活副官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们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深度的睡眠……虽然对身体没有坏处,但要注意,如果元首在三天之后还没有醒来,那么就必须进行注射了。”宛如洋娃娃的军医严肃地行了一个军礼,帝森豪芬将她带往这几天的临时住处。

    元首可以说是相当年轻的,年轻到将军与元帅们不会考虑元首继承人的问题。但事情发生的十分突然,究竟谁能够担任临时总理这一职位?希姆莱是不够资历的,施佩尔与戈培尔也不用提,更别提总参部那一系列将军——看来看去也就只有魏尔勒了。奥丁之眼的掌管者将自己的办公室秘密迁移到总理府内,开始处理元首消极怠工所遗留下来的文件,而副官们轮流看护着元首。

    两天之后的晚上,元首睁开了眼睛。冒名顶替……嗯,不对,顶着元首壳子的路德维希看着坐在角落里打着瞌睡的道根,无声地笑了一下。坦白讲,他是被徐峻坑蒙拐骗来的,徐大元首本人以一个少校的身份到啤酒馆去浪了。

    他无声地走出了卧室,看到魏尔勒坐在他的位置上,面前的文件极高。

    魏尔勒感觉有一阵风刮过,背上起了些许凉意。或许是已经入秋的原因?忙于处理文件的将军甚至没有抬头——路德维希正站在他的面前。或许是被人注视的感觉过于强烈,他终于抬起了头,然后看到了被点点光辉环绕的元首。他的第一反应是上帝的使徒终于现出真身了,第二反应便是——“您是向我们来告别的?”

    路德维希没有说话,他正津津有味地阅读着魏尔勒的记忆。说实话,能找到老狐狸心情震荡的时候入侵他的脑海,这种事情可不常见。

    在魏尔勒看来,元首依旧面无表情,仿佛已经默认。他的眼中露出高高在上的傲慢、天真与好奇,就这么看着他的将军。他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拉住了圣徒的衣角。

    正当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希姆莱闯了进来。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