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Des hommes et des dieux\人与神(END)

       本来是想配Auf anderen Wegen的,但emmmm你们自己点吧!(我知道你们不会听的)

    

      路德维希穿的长袍,让徐峻想起了庇护十二世,但路德维希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是亡魂托梦还是别的什么?不过说起来西方没有地府这个说法——那就是闹鬼?

    “行了行了。”路德维希被徐峻发散的脑洞吓了一跳,赶紧出言阻止。他指了指徐峻靠着的古老橡树,表情随意,“这是我们的圣树。”  ……好像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词语从耳边飘过。徐峻回想了一下那种血脉相连的滋味,表示勉强接受了这一事实。但……“为什么不是云杉和山毛榉?枫树也不错。”徐大元首表示要搞事情。

    “重点不在这里。”路德维希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趁着众神陨落,自然要挑最为尊荣的树占为己有——

    徐峻在向前走时感到像是穿透了一层帘幕。他忽然想起什么,站住了脚。“那些神格……”他并没有得到回答,光线向他扑来——他们站在一个高台上,俯视着一座古老又繁华的城市。

    徐峻揉了揉眼睛,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先不说他应该是站在一棵橡树的里面,面前的地下城就是不科学的,他是去哪里找的这么多居民?不会是拐卖人口吧!虽然徐峻没把这句话问出口,但路德维希已经猜透了他的心思。“这些人都是……你的子民,生前。”路德维希带着徐峻转了一圈,而后来到了城市的中心——一座有着巨大穹顶的宫殿。不得不说,路德维希的审美还是比较符合徐峻的口味的——传说中神祇都爱金闪闪的毛病似乎并没有粘到他的身上。

    当徐峻看到穹顶中央那个金光闪闪的水池时,他决定收回之前的话。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神力?或许是他的目光过于犹疑,路德维希笑了一下。

    “天使转生池的仿造品,但天使……”路德维希含着笑意向徐峻扬了扬眉。被嘲笑的金发独裁者转过了头,装作四处看风景。不管怎么说,流淌着神血的徐峻也至少算是个神性生物了——这赋予了他直视太阳的能力。他看到天空中的光团并不是……一个火球,而是一块硕大无比的晶石。这可真是惊险刺激,徐峻收回了目光。

    “说到底这都是我们的眷族……”路德维希猛然想起徐峻糟糕的起名能力,试图转移话题。“我准备了一个仪式。”

    这听起来很奇妙。金发的独裁者看着金发的神明。我拒绝了庇护十二世的提议,也拒绝了重建神圣罗马,到头来这一套?他耐心地等待着解释。

    “为我加冕。”

    

    太阳与月亮同时出现在天空中,钟声在城市中响起,人群聚集在宫殿前的广场上。德意志的子民们用炽热的眼光注视着他们的元首与神明。他们手持权杖与冠冕,金发散发着柔和的光辉。他们的面目如此相似,人群甚至寂静了一瞬。将徐峻视作帝国战神与上帝使徒的那一部分激动地扯着周围人的衣物,想要向他们分享自己的发现,而他们的脑海中却又出现了一个痛苦而绝望的想法——是的,我们已经死了,难道上帝的使徒也被召回主的座下了?难道德意志再次失去了它的主人、失去了上帝的眷顾?

    气氛莫名其妙地悲伤了起来,徐峻瞥了一眼此时低笑出声的神祇。路德维希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示意徐峻一同向前一步。

    徐峻举起了手中的冠冕,扣在了路德维希的金发上。或许是出于恶趣味,冠冕稍稍歪了那么一点。路德维希大概知道这事,却也没说什么,将权杖递给了徐峻。

    这并不能称之为一个严肃而正经的仪式,但在交换完成的时候,所有人的心中都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种触动——仿佛久游过后回到家园,那是一种被承认、被接纳、甚至带有被守护的意味的喜悦。他们不在为帝国失去上帝的使徒而悲伤,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神明将永远注视这帝国。

    路德维希握住了徐峻的手,面上露出了些许笑意。

    “从此,你我合称为圣树双王。”

    “德意志不需要神明的庇佑来赢得战争。”

    “但你我终将不朽。”

    路德维希拍了拍徐峻的肩膀,他们转过身去,隆美尔正为他们挑起帘幕。

    


    忽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感觉自己可以再战一百年(住口)

    会写番外,敬请期待(目前有梗的也就两篇)嗯……开心就写!放心,不会拖太久的。

    你们还记得隆美尔是什么时候死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