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Des hommes et des dieux\人与神(5)

BGM:Auf Anderen Wegen

(单身狗祝你们七夕快乐)


 人们都说意大利是一个浪漫的国度。

    但想着接下来的日程,徐峻便无心继续欣赏那些古老的宫廷,他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路德维希,确认梵蒂冈中不会有能够伤害到他的力量。

    路德维希的心其实也有些虚。且不说摩西分海那些久远的神话故事,但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与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中一些隐秘的资料来看,圣力曾经存在过。像梵蒂冈这种地方……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然而即便路德维希再虚,也禁不住徐峻这么一遍又一遍的问。金发亲年恼怒地搂过他,堵住了他的嘴。

“你不相信我?”

    这是很明显的恼羞成怒了,徐大元首笑了一下。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我还是相信我自己的。

    这话槽点太多,路德维希不想吐槽。徐峻没有多说什么,他迎着闪光灯向车队走去。

    

    协和大街旁教堂处处可见,隐约可见梵蒂冈的城墙。圣彼得大教堂前数百根廊柱逶迤排开。旗卫队的士兵们从车上跳下来,在廊柱四周持枪挺立。

    意大利市民们对着元首欢呼,无师自通地以掷弹兵的标准手法向车队投掷花束——这让贴身警卫们苦不堪言。意大利自古就盛产刺客,谁知道在花束下掩藏着什么?

    魏尔勒绷着面皮,徐峻刚想提醒他放松一些,就看到他被一束甚至还沾着水珠的玫瑰花砸中了头。

    ……我一定不能笑出来。徐峻保持着帝国元首专用101号表情,向周围挥手示意。

    瑞士侍卫营的近卫们举起手中锋利的战戟,向下车的德国元首行注目礼。徐峻走向站在圣彼得广场中间的庇护十二世,看着他伸出的右手。

    可惜,神圣罗马绝不会重现于世——更何况,上帝现在是否存在还值得思考。徐峻伸出手,握了一握。他在心里问路德维希,与教皇专属的渔夫戒指亲密接触,有什么收获?

    路德维希没有回答他,一个金发青年出现在了徐峻身侧。这也不失为一个回答。徐峻无视了周围主教们隐约的吸气声,与教皇并肩向圣徒的长眠之地——圣彼得大教堂走去。大理石砌成的教堂正面在阳光下光芒四射,像是着了火,又像是天使降临。


   或许天主教统治欧洲宗教这么久也是有原因的。徐峻坐在教堂中,仿佛在观看一场盛大的表演。原谅他吧,他并不是一个有信仰的人——让一个在科学思想下长大又有神明跟随的欧洲无冕之王信仰别的什么宗教 ……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托贵族教育所赐,徐峻听得懂每句经文与圣歌——这让他沉迷在这前所未有的表演中。

    教皇宫位于西斯廷教堂附近梵蒂冈城的东北角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整个圣彼得广场。在弥撒结束之后,徐峻被请到这里稍事休息,而后便走进了一间标准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密室。玫瑰红色的天鹅绒帷幔从天花板上垂下,上面绣着的金色兰草栩栩如生。

    庇护十二世穿着白色的常服与点缀着宝石的羊毛披肩,毛茸茸地看起来十分好摸。徐峻回了教皇一个微笑——脑海中想起了自己的库丘林。借教廷的力量去做一些事情,这个想法已经存在很久了。说起来,他真的十分好奇传说中的宗教裁判所——现在的至圣圣部所拥有的力量……欧洲的统治者傲慢地抚摸着文件,如同抚摸着在泥土上呜咽的小鹿,向教皇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除了当事人再无别人知道这间会议室中元首与教皇之间的交易。虽然路德维希建议徐峻同意教皇提出的在梵蒂冈留宿的邀请,但显然徐峻的神经还没有那么粗大。他果断地拒绝了,并连夜赶回了奎里纳尔宫。

    

    第二天,深夜。路德维希实在是不舍得让徐峻刚刚躺下便又和他出去——即便是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床上沉睡着的帝国元首睁开了眼睛。湛蓝的眼珠变为金黄,他从窗口走出宫殿,就如同在平地行走一般。风毫无征兆地涌起,他穿过古罗马竞技场的遗址。从二百八十四根廊柱上方走过,降落在供奉一切神灵、异教的神灵、自然和大地之神的万神殿的门口。供奉着被打败的神灵的庙宇……路德维希拿出了一枚条顿十字握在手中,走了进去。

   巨大的无支撑穹顶下面,神明与英雄的眼睛闪着光,看着这位不速之客。路德维希站在那著名的天窗中央,月光透过魔鬼之窟照耀在他的身上。擅闯神国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顶着徐峻身体的路德维希甚至用条顿十字与帝国元首的血召集了德意志不屈的英灵们,还选择了这么一个被打败的众神最后的栖息之地。

    他用神力激活了地下沉睡了近两千年的法阵。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荒芜,除了岩石和沙砾之外就只剩下建筑的残骸。路德维希向神国中心走去——这里既无生命气息又没有信仰的汇聚,让他放心了不少。从捡来的拉结尔之书上来看,恐怕上帝已经陨落很久了。路德维希抬起头看着神国上空的光源,露出了一个迷之微笑。

    众神的怨念指引着他走向一个完好的喷泉。贸然触碰液化的神力绝对讨不到好——作为毁灭希腊众神与北欧众神的存在,即便陨落也绝不是好惹的。路德维希选择了一个徐峻记忆中的方法——暴力拆迁流,一路挖下去!

    让德意志的英灵们干这种活计……幸好徐峻还处于沉睡之中——不然怕是要被打死。路德维希正庆幸地想着,就听到了一个不明的笑声。

    “路德维希……”

    不,我什么都没听见。

    路德维希跳进那个深坑,通道的尽头一扇白色的大门等待着他。但他一步也走不了。作为身体主人的徐峻拿回了控制权,他只能干看着。徐峻直接在通道里坐下了。

    “所以这是挖坟?倒斗?”

    “……上帝的神国。”

    徐峻可疑地沉默了一下,这想法太大胆了。但那扇大门散发着无穷的吸引力,他推开了门。

    门后的大厅中几乎可以说是充满了神龛。徐峻对此有所猜测,但路德维希几乎是停止了呼吸。神龛中闪烁着各色光芒,宛若仙境。

    在长久的沉默后,路德维希深深吸了一口气。“亲爱的元首,恐怕接下来,就不是你能参与的了。”

    徐峻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扔回了奎里纳尔宫的床上。他不再能够听到任何一句路德维希说的话,也不再能够感受到他。

    或许世间的神明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圣者,自己的主人。

    徐峻躺在床上,水痕从眼角延伸到璀璨的金发中。


偷偷下毒,应该不会被打死吧

下更有惊喜,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评论 ( 11 )
热度 ( 26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