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Des hommes et des dieux\人与神(4)

我来更新了,前几天沉浸在翻(yang)车(wei)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开车了(痛哭流涕)

同题音乐太多了,我还是直接贴链接吧,Heimat-Johannes Oerding


徐峻有时候会想,为什么作为他的半身的路德维希,会是一副金发碧眼的模样。

“你知道的,你即便想要变成一个前凸后翘的美女——”

不,这画面太美好,我不想看。徐峻面无表情地把目光从文件挪到了面前的外交副部长身上。或许是余威太甚,里宾特洛甫的目光开始游移,手指神经质地颤抖了起来。

元首展露了一个友好的笑容。“你看过这个文件了吗?”

然后副部长抖得更加厉害了。

打发了心灵脆弱的里宾特洛甫,徐峻向后靠,将自己扔在宽大舒适的座椅中。路德维希慢慢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么说并不准确,出现在元首面前的,是前世被称为徐峻的自己。

他们都没有说话,路德维希只是看着徐峻,看着他抬起手掩住了面庞。他的同居人并没有哭泣,他只是在回忆着前世他所珍爱的一切,家人、朋友、历史、文物——那些与他相隔着时间与空间的事物。

徐峻在进入这具身体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此生不再有什么机会回到那个国家——即便是帝国元首访华,按照礼仪与程序,他又能看到什么呢?他也从未要求路德维希为他创造记忆的幻境。沉溺于过去毕竟没有任何用处——帝国也并不需要脆弱的元首。所以他喜欢看星星,尤其是在污染并不严重的二十世纪。星光或许来自几百光年外——在浩渺的宇宙中,在千万个星系中,是否也会有一个与自己前世相似的人?


一天晚上,当徐峻在床上躺好,帝森豪芬关灯后,一身正装的路德维希向他发出了邀请——用着王子向公主发出邀请的姿态。徐峻不知道这是路德维希在处心积虑地安慰他,还是别的什么。但……自己总归是不会害自己的,不是吗?

你确定穿着睡衣的我,不会被迷妹们……

“他们看不到,醒醒。”路德维希握了握手指,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在徐峻额头上弹了一下。

他们从窗户上跳下来,落在开着细碎花朵的草坪上。徐峻看着身上散发着点点光亮的翅膀——“为什么你就可以虚空而立,我就要做鸟人?”徐大元首表示一万个不服。

路德维希非常想要告诉他,这是一种方便他通过意念使用力量的方法,但徐峻的表情实在是过于嚣张。“因为你是我的化身,我在人间的圣者。”

这说反了吧?徐峻翻了个白眼,展开翅膀向空中飞去。

飞翔在空中的感觉非常奇妙——远比作为飞行员翱翔在空中奇妙得多。不存在视线的遮蔽,也不存在刺骨的寒冷,气流顺从地从羽翼上拂过,温柔地托起世间唯一的神明。沉睡的城市向她的主人展现着自己柔美的身躯,又娇羞地用点点光亮遮遮掩掩。

徐峻忽然转过头,看着路德维希——后者的脸上充满着骄傲与自豪。他提出了一个问题,“你的力量,我们的力量,从何而来?”

路德维希的表情有些奇异,日耳曼人的五官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你与我,我们是德意志的神。”

“不要说你不曾听到耳畔的那些祈求与祷告,亲爱的莱因哈特、亲爱的徐峻、我的同居者、我的……主人。”

“信仰,铸就神明。”

徐峻的口中泛起了一丝苦涩的滋味,他想起了耳畔炮击下士兵们的祈祷,想起了那些年轻士兵口中的誓词,想起了那个血色的梦。然后他落入了一个可以说得上是炽热的怀抱。

“如果那一切真的成真……我们将化作英灵,永久守护这里。”

“但在那之前,哪怕为了你的祖国,也请……”

神明的话语消逝在唇齿间,晨光跃入他们的眼帘。


当天清晨,有哨兵看到元首穿着睡衣从门外走进来,但随后他们就被下了禁口令。

大本营又多了一个未解之谜。


我怎么觉得真的有可能写成路德维希x徐峻呢……这完全出乎意料啊!不管了,反正好像挺甜的(喂)搓手研究一下准备下毒

至于这首歌,德国人与中国人都有深厚的故乡情结(我为啥要说我也不知道)


评论 ( 24 )
热度 ( 33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