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Des hommes et des dieux\人与神(2)

   在见证希特勒死亡的那一刻,徐峻才真正地感受到历史的厚重。 在敦刻尔克的战斗中,他改变了英法远征军的命运,但说实话,这并没有让他感受到什么——虽然是他定下的作战计划,但这离他很遥远。在看着希特勒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感到自己亲手撕碎了一个帝国与时代 。希特勒沾着血污而抓紧他领口的双手在他眼前晃动。阳光透过叶子的间隙落在希特勒脸上,微风摇动着树冠,将英灵送入瓦尔哈拉。这个伟大的帝国所面临的道路不再可以预期,也不再可以回头。

      徐峻看着树下站着的路德维希。这个与自己面目相同的金发青年穿着军装——脚下的草丝毫没有弯曲,他的影子隐藏在阴影中。

所以在幻听之后,我终于幻视了吗?

“不要自我嘲讽,这没有意义。”

徐峻没有听路德维希说了什么,他看着坑底被鲜血浸染的扭曲的党旗,那是一团燃尽万物的火焰。


帝森豪芬对能够担任元帅的生活副官感到十分荣幸。他知道自己看起来过于年轻——甚至到能够让人怀疑自己年龄的地步。但在军校中,用这个由头取笑过他的人,全都在他狠辣的拳脚下瑟瑟发抖,同时也在他傲人的成绩下抬不起头。

情报送来后按道理是无论如何都要直接送达的,但或许是自己过于紧张,又或者是元帅的气场过于强大,帝森豪芬根本不敢叫醒他。他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眉头紧皱的浅眠的军神。

房间中充斥着一种冰冷又烦躁的感觉,帝森豪芬甚至可以闻到冰冷的钢铁在手中留下的味道——或是沉睡的狮子被惊醒后所展露的獠牙上的腥气。在不能还手的情况下,他必死无疑。虽然德意志的军人从不畏惧死亡,但在这种情况下,他退缩了,轻轻地关上了门。

看到元帅训斥他时的严厉表情,帝森豪芬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他只能说出“是,元帅”这一句话——他无法进行任何的解释,也不能做出任何解释。

“你吓坏他了。”

我知道。徐峻迈进汽车,坐了下来。

“他试图叫你,但神是不能够被仆从打扰的,无论发生了什么。”

徐峻闻言抬起头,看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

路德维希,无论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你也只是我的一部分——希望你能认清楚这一点。

脑海中沉默了下来。


徐峻从安眠中醒来,感受着坦克行驶时沉稳的颤动。不得不说,这让他从长久的烦躁中解脱了出来。虽然疯狂沉迷于乘坐坦克出行听上去不是那么回事,但在法国的野外,恐怕没有比这更加安全的了。

“日安,我的元首。”

路德维希打破了长久的沉默,向徐峻表示了臣服。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事实的确如此。或许神明不可能向凡人臣服——但徐峻也并非凡人,更何况他们本就一体。

驾驶着坦克的伦道夫将速度加快了,车内的人都向后晃了一下,更有不幸的人磕出了声响,道根小声地诅咒了一句。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军官们发誓听到了元首的轻笑——元首大概是唯一一个没有磕到头的人。

徐峻想着博尔曼送来的这些贵族马车般的坦克,有些无奈又有些得意地摸了摸额头。不得不说,虽然太过华丽,但还是很能够满足前世只是一个小市民的徐峻的虚荣心的。

这个时候路德维希在他脑海中泼了一盆冷水。“虽然大炮巨舰才是男人的浪漫,但这些坦克,是你出嫁时带的首饰盒?”

徐峻几乎都能想象出青年脸上嘲弄的笑意,他组织了一下语言,一本正经地回答了路德维希。

“这是凡人对你的供奉。”

路德维希一定是被噎的脸色都变了。徐峻听着脑海中的冷哼,笑眯眯地想。


写的时候重新看帝森豪芬调到元首身边的那段,副官真是青涩啊~看看现在,什么优雅熟练的分拣公务,啧啧啧。(估计是被元首吓的。)

路德维希:我的室友只有我能打扰,你们通通去死!

徐峻:嗯?

路德维希:我错了。


评论 ( 16 )
热度 ( 33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