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Des hommes et des dieux\人与神(1)

德意志的权利高层心中都有那么一点神秘学的存在。或许希姆莱心中没有,又或许他心中的神秘学成分比大家都多——他甚至搞了个什么祭坛进行献祭。看不起这个鸡农的人甚至称之为“希姆莱的狗屁祭坛”。

副元首莱茵哈特出于“战友情义”旁观过一次献祭。那是一个空旷的地下室,并没有很多人——确切来讲,就两个人。祭品无非是一些羊角与宝石之类的。希姆莱其实也知道不会发生什么,这不过是一个仪式性的东西。

但希姆莱所不知道的是,他七拼八凑的炼金法阵与符文,还是有那么点用处的。而他失败的原因也非常简单,人数不足。

这可以说得上是一种召唤,也可以说是将此世的坐标向外界发出。

五月二十一日,神祇降临了。

这一切都非常好解释。徐峻以为的是自己驾驶飞机撞到时空管理局的飞船等等,但实际上,原本在他所在的世界不会发生的一切,在他身上发生了。他本可以平平安安地降落在巴黎,飞到敦刻尔克,但他的灵魂,被召唤到了另一个世界——甚至可以说,一个由人书写规划的世界。


徐峻本以为这是时空管理局赠送的顶级生化体所带来的福利,比如身体素质好、精力充沛与怎么吃都不会胖等等。然而当他栽倒在指挥车的桌子上时,他看到鲜血闪烁着稀薄的金光——从他的肩膀涌出,黯淡下来。周围军官们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们看到了吗?徐峻试图看一看他们的反应,却只是徒劳地颤动了一下眼皮。

徐峻清醒后发现自己躺在医疗车上,军官们正在欢呼。这声音让他眩晕与疼痛。苏伦特医生将军官们赶出去后,徐峻皱着眉头,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而后便听到了一个冷清的却的确又属于自己的声音。

“很好,你醒了。不需要试图四处张望,我就是你。”

徐峻思考了一下,根据多年看小说的经验,这种时候大概只要想就可以了。那么,你是谁?

“你可以将我理解为一个意识——或者神祇,如果这会让你容易理解的话。”

徐峻是想问问他是怎么来的,但这种问法怎么都听起来不礼貌,于是他问了另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总而言之,我是你的灵魂被压缩的那部分——至于别的,恐怕解释起来很难。鉴于你德国人的身份,请叫我路德维希。”

这真是个……入乡随俗的名字。那么金色的血液?

“你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才会出现——你的大脑与思维才会正视这个你不能理解的地方。你可以将它理解为是圣血、神血,无论你怎么叫它都只是力量的具现化而已。”

“转化刚刚开始,而到了以后,恐怕你的血液会完全转化成金色。”

“或许你不相信通灵与魔法的存在,但转化后你的血液中包含着你原本世界的所有信息——不要轻易损伤你的身体。”

虽然肩膀依旧很疼,但徐峻还是勾了勾嘴角。这就叫做,身体发肤授之于父母,不可轻易损伤?

“……冷笑话我还是听得懂的。请在需要的时候,呼唤我的名字。”

声音消失了,徐峻开始思考这一切。幻听也好,精神分裂也好——而路德维希话语中透露的信息,完全是不能够凭借他自己的思维构造出来的。或许我的确拥有一个强大的大脑……但无论如何,他依旧是身体与思想的主人。


魏尔勒相信他的确看到了上帝的宠儿,上帝的使徒。不是他看到元帅受伤醒来后还在关心士兵装备时所感到的敬佩,也不是他令人发指的好运、身体素质与痊愈速度,而是他依旧会感受到,手指上的灼热。他知道那是因为什么。在将元帅转移到医疗车上的时候,他的血流到了自己的手指上。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他们已经到达了但泽港,但他的手指依旧能感受到那种灼热。他依稀看到了些光亮从血液中散发出来,但又或许只是他当时太过紧张?他无法理解这件事情,他只能相信,神祇是存在的,上帝的使徒是存在的。


这是个……我一直想看却找不到资源后来就放弃了的电影标题(而且还是法语的)

总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先黑一把鸡农。

emmmmm将一个高维生命塞进低维世界,他灵魂中不能被低维世界容纳的部分折叠起来形成了路德维希(……),从这个角度讲,徐峻的确是这个世界的神。至于为什么徐峻才发现……他的思维中就没有这个概念,他本人也意识不到他穿书了(对)。人永远是只看得到自己想看的或者能够认知的部分的……(我知道这听起来就很扯并且可能还要越扯越大……emmmm先假设合理

没有复战粮吃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唉,心好痛。隔天更新你们会不会打死我啊……

评论 ( 29 )
热度 ( 38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