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Time After Time(END)

办公室里的一老一少对视了很久,最后决定去找弗里曼。

徐峻站在基地所在的民居面,敲了敲门。出来开门的弗里曼穿着深蓝色的法兰绒睡袍,显然已经准备睡了。他看到徐峻的时候楞了一下,而后看到了他手中的酒与花束。出于角度问题,他并没有看到门后的一群人。

徐峻将花递给他,拎着酒进了屋子。弗里曼还在发呆,就被外面涌进来的一群人按在了地上。然后徐峻就听见了弗里曼声嘶力竭的声音。“你这个老不死!”徐峻刚想着还好不是琼瑶与容嬷嬷——就听见了下一句。“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们!”

……嗯?可惜元首不知道什么叫做黑人问号,不过表情包已经出现了。

这个剧情发展,难道欧洲人都是弯的?徐峻看向施特劳斯,这位将军不愧是科学家出身,一点八卦好奇的神色都没有。

施特劳斯似乎注意到了元首的目光,向徐峻靠近了一点。

“弗里曼喜欢杰克很久了。”

好吧,徐峻决定略过这一点。他在沙发上换了一个姿势,注视着弗里曼。

弗里曼挣扎着抬起头,看着他的杰克——他甚至已经不知道内芯已经换了。他恨恨地开口,“杰克,你知道我绝不会拒绝你!”

被淋了一头狗血的徐峻支着下巴看着弗里曼。“弗里曼,所以你向我隐瞒了真相。”弗里曼脸色一白,但看起来也恢复了平时的状态。“时空穿梭仪,是的。在鹰团与佣兵工会失去联系后,我就将核心拆了下来,用废铁伪装之后扔进了可回收垃圾箱。”所以你注定要与我在这个世界过完一生。他并没有说出最后一句,但眼中隐约的期待与得意暴露了他的想法。

施特劳斯在弗里曼身后的桌子上展开了他的器械包——元首凭借自己卓越的视力,看到了各种型号的手术刀与不同大小装有溶液的针管。施特劳斯迎着元首的目光扬了扬眉,却被他一挥手制止了。

徐峻放低了声音,变得更加低沉,甚至带着一些沙哑的味道。他用靴子头挑起了弗里曼的下巴,温柔地看着他。

“亲爱的弗里曼,那么,剩下的部分在哪里?”

“在地下室最里面的箱子——但杰克,你要知道,施特劳斯这个老不死,也没有那么心甘情愿地帮助你——”他试图回过头看向施特劳斯,但最大程度也只能看到桌腿,于是他放弃了。徐峻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一只脚踩在弗里曼身上的施特劳斯。

“那么,将军。”

“在,我的元首。”施特劳斯并没有像忠于元首的人们那样,一听到元首的呼唤便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计,来到元首面前。他不紧不慢地摇晃着手中的针管,仅仅将头转了过来。

“放下你手中的物品。”

施特劳斯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他刚走到弗里曼面前,便被来自窗外的红色光点瞄准了。同时被标记的,还有弗里曼身上的要害。

屋内的人抬起头,门被一只秀美的手推开。

门外站着穿着奥丁之眼制服,提着手提箱的玛戈。她的头发被紧紧盘在军帽中,神色肃穆。

“奥丁之眼法国分部负责人中校劳拉·兰伯特向您报道,我的元首!”

不得不说,女军官穿着军装格外好看。徐大元首的注意力显然偏移到了一些别的事情上面。不过谁让他也就接触过那么几个女军官,还都有家室的?说起来都是血泪。

有了狙击手的压制,伦道夫就可以到地下室去寻找时空穿梭仪的空壳了。道根站在元首的侧面,挡在劳拉与元首中间。

“放松,道根。”在帝森豪芬“被迫表白”的那天,“玛戈”递过来的名片已经清楚地表明了她的身份。虽然还没有回到德国,但既然施泰特集团都可以屹立至今,奥丁之眼为什么不能?

这时伦道夫乒乒乓乓地走了过来,推着一个类似于飞碟的东西——或许称之为刻有回路的传送板更为合适?

劳拉中校从手提箱中取出核心安装在传送板上,回路泛起了蓝光。

“一路顺风,我的元首。”劳拉此时露出了一个笑容,在元首脸上亲了一口。在弗里曼灼热的目光下,元首带着偷偷比着加油手势的副官们离开了这个时空。

“久等了,汤姆队长。就让我们来清算一下,施特劳斯将军与弗里曼先生。”

“或者说,鹰团的背后黑手们?”角落里走出一个穿着时空管理局制服的中年人,举起了手中的警官证。

——FIN——

我都忘记发了……

然后兰伯特成为了克里斯滕(不,根本没有)

你们要相信弗里曼是真的爱杰克——


评论 ( 10 )
热度 ( 26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