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Time After Time(5)

大约两点左右,徐峻带着副官组来到了施特劳斯研究所。

徐峻与帝森豪芬穿着军装,但显然道根和伦道夫没有军装可穿——穿警服怎么都不是个事。他们两个只能像电视剧中的保镖一样,一身西服加墨镜,就差光头了。

前台小姐并没有为难他们,确切来讲,她们都在忙着向这位金发碧眼的高级军官抛媚眼。核对名单的前台声音都开始发颤了。她心里疯狂尖叫着,哦哦哦他对我说话了!他叫莱因哈特!啊他的声音如此有磁性——然后露出一个专业的礼貌的微笑,虽然在徐峻看来莫名狰狞……他礼貌地点点头,走向电梯。

在电梯门关上后,徐峻松了一口气。伦道夫摘下墨镜,用眼镜腿挠挠头。“元首,为什么法国人变得这么可怕。”

徐大元首没办法告诉他们这是一个男色比女色更可怕的世界,只能向道根飞去一个眼神——然后伦道夫就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咳嗽声。

施特劳斯的助理玛戈在电梯口等着他们。

相比于脸色尴尬的帝森豪芬,徐峻面色十分自然。他微微弯下身,捧起玛戈的一只手轻轻吻了一下。玛戈满意地收回了手,将徐峻带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莱因哈特·冯·施泰特?”

“是的。”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玛戈停下了笔,微微侧过头看着徐峻。

“美丽的女士总是有特权的。”徐峻将手交叉在腰腹部,看向面前的女士。

“施泰特集团……”玛戈咬了咬红唇,她本是不打算问的,但神秘的施泰特集团显然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有那么一点关系吧。”徐峻无所谓地扬了扬眉。


“所以元首是在撩妹?”副官组在等候区排排坐,支起耳朵听着那边的对话。能够流利将法语的也就只有帝森豪芬,道根大概懂一点,但伦道夫完全不会。不顾来自道根的死亡射线,心急的伦道夫只能在背后偷偷捅着帝森豪芬。

“差不多吧。”帝森豪芬没有回答,道根敷衍地回答了一句。即便奥丁之眼放过那么多夜莺与燕子,元首也没看谁上眼过,莫非……这必须不能让伦道夫打扰啊!帝国大业在此一举!道根想到这,又瞪了一眼伦道夫。伦道夫莫名其妙回看了一眼,乖乖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党卫军全国领袖制服的老人走了出来。道根和伦道夫根本没见过这个人,更没有听说过元首晋升过这么一位全国领袖。但看元首表情自然地起身,似乎毫不意外?

徐峻自然是意外过的,但肯定不是现在。他在研究这位教授的时候,被他的照片吓了一跳。施特劳斯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特点,那就是头特别……长。不是脸长,而是脑容量大。然后他就想起了重返德军总部。没错,那款他沉迷过很久很久的游戏。

威尔汉姆·施特劳斯。

死颅。

这就是为什么他打算把一场刺杀变成一场有预约的见面——至于是否愉快友好,那就不一定了。

施特劳斯的目光没有在伦道夫等人身上停留超过十秒钟,他示意玛戈离开,在莱因哈特面前站定,而后行了一个标准的举手礼。

“嗨,莱因哈特!”

徐峻站在他面前,打量着这个传奇般的科学家。他很好奇,施特劳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空。

而同时,施特劳斯也在仔细打量着这位上帝的使徒,帝国的元首。与记忆中的分毫不差,一模一样。他将元首带入办公室,将副官们关在门外。而徐峻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主位上,施特劳斯站在徐峻的对面。

“看起来你对我本人并不陌生,施特劳斯将军。”

“彼此彼此,元首。”虽然施特劳斯对徐峻的态度很尊敬,但语言上却没有什么敬意。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并不喜欢玩弄文字。“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我猜测这是一场意外,将军。”徐峻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而施特劳斯看起来似乎并不惊讶,甚至他脸上带着一种实验推测得到实践的满足意味。

“自从我再也无法与德军总部联系后,我就明白这个世界被封闭了——而这意味着,身处德军总部的施特劳斯,会在这个世界附近引爆一枚时空震荡弹。”

“那么鹰团……”

施特劳斯似乎对元首知道这件事十分惊讶,但他很快便明白了。“您是因为鹰团那些蠢货才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也算说得通了。时空管理局一旦认真起来,鹰团是不可能幸存的——更何况他们还要接受我的报复。”他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做蠢事拉人下水必然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我知道您接到了刺杀我的任务,元首。但弗里曼那个蠢货只是想永远留在这个世界,星际佣兵这一职业只能接受失踪与死亡的辞职。至于您,我的元首,很遗憾震荡弹对您造成了误伤。”

“弗里曼告诉我,您不愿修复时空穿梭仪?”

“哦,那个蠢货是这样说的?”施特劳斯笑了一下,不屑地撇了撇嘴。“这个胆小的懦夫,只是害怕您。恐怕佣兵工会与鹰团失去联系的第一时间他就破坏了仪器!”

徐峻揉了揉太阳穴。这与他想好的不一样!如果施特劳斯合作,就让他去修仪器;如果他不合作,那就绑着他去——但弗里曼又是怎么回事?这样的话根本回不去啊!时空管理局有售后吗?保险也行!

施特劳斯是懂的这种痛苦的,更何况从制服与门外副官组们的装束来看,面前的元首似乎并没有完成帝国大业。这要求他必须将元首和他的副官们送回去——不然的话时空修正会毁了一切,而他也只能死在这里——没有死在布莱克维奇手里,而是在一个和平而资源丰富,可以安心研究的世界,死于时空修正!

徐峻看着施特劳斯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徐大元首顿时有底气了起来——着急的总归不是他了。

“我们可以……尝试一下魔法。”施特劳斯摸出了一本魔法书。

徐峻瘫在施特劳斯的老板椅上,斜眼看着他。“奥托大帝还是海因里希一世?”

“总之我能够来到这个世界,就是……”

“魔法失误。”徐峻叹了口气,接上了下半句。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emmmmm放心,元首绝对是(单身)直男!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