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Time After Time(4)

不得不说,徐峻被那声“嗨,莱因哈特”吓了一跳。

然后他看到了穿着警服的伦道夫与面色铁青的道根。至于后者的脸色,他猜测大概伦道夫又作了什么死吧——正常正常。在他们的提醒下,徐峻发现枪支弹药放在座椅上的确是有些嚣张了,放在后备箱里后向敦刻尔克市区驶去。

约好第二天见面后,徐峻开车去接帝森豪芬——副官乖乖地坐在展馆门口的长椅上,被路过的法国美女搭讪到面色通红。徐大元首靠在车上,吹了一个口哨。帝森豪芬获救般地走过来,谁知那个法国美女也一同走了过来。

或许是到手的汉子飞了,妹子的神色有些奇异。她用涂着丹红甲油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徐峻。“英俊的日耳曼人,这是你的男朋友?”没等徐峻反应过来,帝森豪芬便认下了。

“这位帅哥,什么时候厌倦了你的另一半的话,要记得约我呀!”好嘛,这位小姐直接开始撩元首了——显然她是觉得自己还是有竞争力的(或者她相信这么英俊的男人不可能只有一个伴侣)。她舔了舔形状完美的唇瓣,而后从口袋中拿出名片塞到徐峻胸前的口袋里,拍了拍徐峻的胸口后扭着腰离开了。

徐峻的脸色也很奇怪,他向副官走近了一步。“帝森豪芬——”

“不不不,元首,我只是……没想到现在的女性如此开放。”看着马上要原地爆炸的帝森豪芬,徐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深夜,弗里曼站在徐峻的酒店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但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他对一个陌生男子来开的门这件事情表示震惊。

帝森豪芬耐心地站在门口,等待他说出来意。

等待被擦头发的元首感到事情不太对,便披着浴袍走了过来。当他看到弗里曼的时候,他的眉头皱了皱。徐峻摆了摆手,挥退帝森豪芬,而后将弗里曼放进屋里。

“杰克,那是谁。”

发挥演技的时刻到了。徐峻斜靠着墙,浴衣的领间露出还带有些许水痕的胸膛。他微微扬起眉,双手环抱,脸上带着一点欲求不满而被打断的表情,什么都没说。但一口英音的弗里曼显然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放过了这个话题——这人设真的没问题?弗里曼甚至下意识地往后动了动!

徐峻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无非是什么时候去做任务又或是问他是不是要跑鹰团单,而他并不准备让弗里曼开这个口。“我会尽快完成这件事——至于其他的,我们换个时间再谈。”他半强迫半烦躁地将弗里曼推出门,狠狠地用门拍在他脸上。

副官欲言又止地出现在门廊上,看着门口抽烟的元首。

“元首,施特劳斯先生已发来确认邮件。”

徐峻将烟头在烟灰缸中碾了碾,带着一身烟味从帝森豪芬身旁走过,从上衣口袋中抽出那张名片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相信,这一定是一次非常有趣的会面。



不做梦了,先更完文,不然良心有愧(。)

今天字数有点少emmmmmm下章我努力

不不不我不写CP,完全是厚皮元首调戏纯情副官——你们要相信他们是笔直笔直的(。)

评论 ( 17 )
热度 ( 24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