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复战】奎里纳尔宫的幽灵

那是元首从罗马回来后的一个晚上。奎里纳尔宫的月光澄澈,空气不错,星空也正好。

元首看过星星,带着寒气走进幽深的宫殿。不得不说意大利是一个浪漫的国度,一个艺术的国度。徐峻脱下外套,穿着衬衫在回廊间穿行。虽然出于保护建筑的目的,意大利人只加设了一些电力照明——但这又怎么能影响到元首的游兴?

他端着装饰繁复的镀金烛台,随意推开一扇门,似乎是个卧室。徐峻饶有兴致地走了进去,在轻纱笼绕的柱床绕了一圈,而后在梳妆台前挑剔地审视着。感慨了自己的容貌完美无缺后,自恋的元首走向了下一个房间——喔,音乐室。

不得不说意大利人的品味相当不错。摆在房间中央的,是一架拨弦古钢琴。然而元首并不懂得这些。我们的元首前半生阅尽中西史料,后半生看透世事炎凉;社交类生化人杰克热衷于无恶不作(?)。他们的平生与钢琴毫无牵扯——或许年幼的莱茵哈特接受的贵族教育包括了乐器?但这显然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看到奇怪样式的乐器,人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没错,元首坐到了钢琴前,掀开了琴盖。在按了一遍琴键后,他从琴凳下抽出了琴谱——让他意外的是,居然还算能看懂。或许是杰克记忆中的资料?徐峻挑了一份最为简单的,按了起来。原谅我使用按这个词——但有什么能比这个词语更为形象地描述一指禅的词?

疏于调音的钢琴支离破碎地发出了声音,而元首乐在其中——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他甚至跟着唱起了标注的歌剧,完全没有注意捧着罩布的帝森豪芬偷偷向门外移动。

或许是光线并不怎么明亮,远处的哨兵看着白影在回廊中飘过,消失不见。他打了个寒颤,与对面的同伴对视。

伦道夫兴致冲冲地跑下楼梯,寻找琴声。自打元首吐槽过伦道夫的琴艺后,他就再没碰过钢琴。终于有琴弹得比我差的了!这时低低的歌唱声伴随琴声响起。伦道夫脚下顿了顿,头顶的灯也配合地闪了一下。

他向琴声来源的地方走去,他甚至看到了远处的哨兵——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低矮的白影一闪而过,而歌唱声变得更为悠长与……哀怨。伦道夫想了想,决定使用这个词。

他在两盏灯间幽暗的地带停下了脚步。这一切变得……有些恐怖。

再抬眼望去,幽深的回廊中一点火光渐渐放大——有什么东西在接近。这时,歌声与琴声停止了。奎里纳尔宫曾是教皇的行宫……难道这里真的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伦道夫转身跑上楼——几乎是以在军校训练的速度。他差点撞倒了道根,而后便不出意外地被拦住了。

“伦道夫,请问你在做什么?”道根的脸色非常不好。为什么这货在楼梯上跑来跑去!就不能安静一下吗?

本着拉人一把的态度,伦道夫回答,“一楼有鬼。”

“???”好吧,道根迷茫了一瞬,而后用手掐住了伦道夫的耳朵。“编,继续编。”

伦道夫委屈地看着道根。“你没听到琴声吗?”

“我看你就是又学坏了!”道根已经失去了听这货继续编下去的耐心。这都是借口!真的是……必须教训一顿!

第二天,伦道夫偷偷和元首讲奎里那尔宫闹鬼的时候,他始终保持着神秘的微笑。

“一个幽灵在欧洲的上空徘徊。”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