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Huth/Archer】Things Always Change(2)

OOC到生无可恋……

伦敦,海格特墓园。

Archer带着副官来到了墓地。深红旗帜悬挂在古老的墓地上,士兵们一遍遍地喊着“Sieg heil”,向老马克思敬礼。或许是他躲避人群的技术很好,或许是人们畏惧他高级情报官员的身份,没什么人与他搭话。

Huth皱着眉头,双手插在大衣兜里,向墓园走去。他在入口处遇到了总队长Kellermann,这个农民与他七扯八扯——三巨头的到来并不能改变他工作的任何一个部分。Huth抬起头,看到Archer站在栏杆后,双手扶着手杖低头看向自己。他回了一个微笑,向外围走去。眼角有亮色闪过——那是一个行走在下层的亮色人影。他跟了上去,却跟丢了,墓园的回廊大大增加了跟踪的难度。

他听到乐曲响起——人们高呼“Sieg heil”,而后便是一场爆炸。

人们尖叫着,向四周跑去。医疗兵将尸体与伤员抬出来。他看到Archer使用着自己的身体漫无目的地走着,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精神导师,斯宾格尔。

但他不能过去。他眼睁睁地看着老人吐出一口血,颓然倒在担架上。

站在混乱的墓园里,Huth发现世界上如此的陌生。混乱的声响与画面仿佛放映的失真音轨与劣质胶片,而他只是一个旁观者。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只因为这该死的反抗军、该死的互换、该死的爆炸!

没人注意场中呆立的警督——一个肢体健全毫发无损的活人,为什么要注意?更没有人看到,属于Archer的黑眼睛此刻蓝的发亮。

一只手拍了拍Huth的后背——当然,是Archer,为什么不呢?他表达了希望将自己的儿子送出占领区的意愿——显然顶着德国军官的身份,Archer是不能够出现在自己的家的。Huth露出了一个空白的微笑,应了下来,并提出了一个邀请。

“混乱即将结束,如果你愿意随我去柏林,我可以让你一路做到最上面。想想你的孩子——或者说,我的?”

清洗开始了。Huth根本不在意他的合租伙伴带着她的儿子去了哪里——是不是到了Henry远在非占领区的表兄那里——这与他有什么关系?他将Archer的儿子——或者说自己的儿子,送到了他忠诚的下属那里。警局里的探长Henry被抓了起来,但Huth无动于衷。

这些反抗军们的行动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没有人能逃脱这张网。

终结计划即将实现,国防军再怎么与反抗军勾结,也是不可能再改变什么的了。他摸着风衣兜里沉甸甸的轴承,笑了一下。

他没有一个好父亲,似乎Dougie也不会拥有一个好父亲……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不幸的家庭都相似?

Huth将调查的最后一部分封在文件袋中,交给副官施耐德。这些天来Huth与Archer都待在由飞机库房改造的办公室内,没有离开一步。没有那个迷人的美国记者,没有爵士乐,甚至Huth都不愿与他分享情报信息。Archer只知道清洗的开始——连与反抗军交易的渠道都断掉了。

当Huth正准备让Archer去休息时,一位国防军上校走了进来。“Guten Abend,Standartenführer  Huth.”他并没有等待回话,而向他们开了枪。还没来得及打空弹匣,那名军官就被冲进来的哨兵按在地上。

或许是站在侧边的原因,或许是瞄准过于匆忙,Huth只在手臂上中了一枪。但Archer看起来非常不好,他捂着腹部,倒在地上。

Huth在跟着担架跑的时候,甚至还在想一些奇怪的东西。倘若Archer就此死去,他至少还获得了一个儿子——如果就这么结束,事情也还算不坏。

他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等待着,抽着烟,打着瞌睡。而当Huth试图睁开沉重的眼皮时,他看到了光,与模糊的白衣人影。此时大概要感慨一句“Gott mis ich”吧……他苦中作乐地想了想,便陷入了麻醉带来的深眠。

Archer被烟头烫到手所带来的疼痛惊醒,他坐在长椅上,走廊的灯光忽明忽暗。

他并没有等到手术结束,便回到了家——不出意外地空无一人。但似乎儿子并没有携带那些冬日的衣物,这不是出远门的样子。

于是他又回到了医院,坐在Huth的病床前,看着那个沉睡的军官。犀利的蓝眼睛已经闭上,刻薄的嘴唇没有像平日那样向下抿。他与Huth的副官施耐德轮流照顾这位旗队长。在Archer换班而施耐德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听到了衣物的摩擦声。

Huth睁开了眼睛,将目光投向了施耐德。已经意识到长官回归的副官体贴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病床上的男人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考虑过我的邀请吗,Archer?想想你的孩子。”

Archer沉默地坐在椅子上,目光越过病床落在窗外。

军方的清洗结束了,他已一无所有。

“Yes,Standartenführer Dr.Huth.”

——TBC——

评论
热度 ( 3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