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什么安利都吃

魏晋死忠,德式花痴。
深度Sewell吹

欢迎小伙伴互相投喂!
从不单独发音乐,一般都有文!【划重点】

[汉尼拔/克拉丽丝]Speak Softly Love

配乐实在没找到原版的。推荐听Al Martino的原版

那是一个佛罗伦萨的晴天。古老的阳光照耀在鸢尾花娇嫩的花瓣上,也照耀在藤椅中浅眠的Bella身上。她金色的头发高高盘起,修长的脖颈与如舞蹈演员的黑色紧身衣将她塑造成一只小憩的天鹅。那优雅的生物将翅膀搭在扶手上,葡萄与女性缠绕在那木质上,捧起高洁的羽毛。她的头搭在自己的肩上,胸脯轻缓而有规律地颤动着。她的双腿并拢,塞在藤椅的角落中。 

天鹅并没有预见到狩猎者的来临,又或者早已在心中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男人一手托着他们的珍宝、复生的精灵,一手稳稳地端着购自战争纪念堂的弩,上面架着短而粗的方簇箭。 

他脑中宫殿的乐队们奏起了Rachmaninoff的第二钢琴协奏曲。但他的心跳,如同桑巴鼓那般——左手、右手、两下左手、再来两下右手,是的,好极了……他透过那一大捧的白色蝴蝶姜花看着那优美的雕像、沉睡的天鹅。

或许是桑巴的声音有些大,或许是花粉有些刺激,金发精灵睁开紫色的眼睛,小小地打了个喷嚏,向男子镶嵌着紫水晶的袖扣抓去。汉尼拔呼吸般地笑出了声,将脱离了束缚的小拳头温柔地放回襁褓中。他安抚着婴儿,胸膛紧贴着幼儿的面颊,直起身来。冰冷的金属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们都听到了一种特殊弦乐器的声响。花瓣被撕碎,弩箭从耳朵上方横穿过颅骨,宛如某种发簪。细细的小蛇从发髻爬下,钻进黑色的紧身衣中。克拉丽丝发出喘息,她露出了一个平和、安静又自由的微笑。她正在死去。箭尾的羽毛与箭杆晃动着,宛如指挥心跳的指挥棒。

汉尼拔抱着复生的米莎,凝视着那支别致的指挥棒。以中央C下的一个D音作为开始,旋律轻轻地响起。怀中的婴儿轻柔的呼吸拂过他身上绸缎衬衫柔软的面料,阳光照射在浮雕中圣母、圣子与天使的面孔上,也落在天鹅身上。

他回过身,故意打碎了一只杯子。

他们都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汉尼拔的内心从未如此平静 。



评论
热度 ( 8 )

© 孤什么安利都吃 | Powered by LOFTER